• 东欧难民的顺从综合症

    东欧难民的顺从综合症
    沉睡一周的伊万先是瘦了四公斤,随后被立即送往医院检查,血压和脉搏都正常,医生最后的诊断结果是他得了一种叫做“顺从综合症”的病,这种病只发生在瑞典,而且只存在于瑞典的东欧难民之中——他们的身体机能没有任何毛病,但失去了生存下去的意愿。...
    1932 1
    By 喜喜 2017-08-17
  • 在旅途中我们都是孩子

    在旅途中我们都是孩子
    第二颗则更亮,从东北的仙后座方向划过天顶,咆哮着直奔北落师门,其亮度简直让人想到超新星爆发,甚至用肉眼都能看到流星周围生成的炙热白烟,像烟花一般最后炸裂,这颗流星距离地面是如此之近,用AK的话说就是:“我都准备好欣赏流星坠地时的蘑菇云了。”...
    2944 1
    By 白宇 2017-08-15
  • 柏林夏天

    柏林夏天
    柏林夏天分两种,一种是阳光灿烂的,一种是下雨天。和北京不同,柏林下雨天并没有那种痛快淋漓感,而雨天还挺多,有时候能持续四、五天,所以每当阳光灿烂,大家都换上短裙吊带去户外享受夏天。最简单的形式是去家附近的小公园绿地上野餐,或者只是铺一块布,...
    2012 0
    By 春树 2017-08-15
  • 嘉兴夏天

    嘉兴夏天
    “种花和旅行之间,我家那口子选择旅行,今后露台上不再种东西啦。”老仲私下里跟我说。听闻此言我轻松许多,我们打着哈哈,讲着八卦,空调的冷风吹得人皮肉发紧,而心却泛潮了,我确定今年夏天那么热,却没下水游过泳,一冲动,遂告知诸位晚上喝酒谁也别开车...
    3573 9
    By 薛荣 2017-08-14
  • 在大理:人民路走九百遍

    在大理:人民路走九百遍
    我是个作家,主要写小说,很不像话的那种。去年,我来到大理,在人民路中段附近的广武巷租了一个小单间,旅居写作。写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,令我联想起《2046》里的周慕云,从新加坡返回香港,住进东方龙8国际娱乐【唯一授权官网】为杂志撰写香艳故事,卖文谋生的情景。“所有的...
    3691 7
    By 2017-08-11
  • 一见钟情佩特拉

    一见钟情佩特拉
    最恐怖的是最后几公里的蛇道,与昨夜不同,没有路两边齐整的烛光,除了头顶悬崖缝隙里的一片幽蓝夜空外,整个甬道像是无尽的黑暗深渊,手机电量用光之时,刚好走出蛇道,见到了远处山上的路灯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像是刚刚从一场梦境中醒来。...
    2355 7
    By 白宇 2017-08-10
  • 索尔巴斯陶高山牧场

    索尔巴斯陶高山牧场
    索尔巴斯陶是喀拉乌成山北坡的一处高山牧场,分布于喀拉乌成山主峰以南2000米至2400米高度上。这个高度的山区,本来就是北疆沿天山一带入暑以来最受欢迎的避暑地。加之索尔巴斯陶距它北部的乌鲁木齐、昌吉等城市的距离最多也不足百十公里,又有多条交...
    2689 0
    By 昆仑 2017-08-09
  • 马德望:时间之间

    马德望:时间之间
    当天色昏暗得让人头晕时,我们仰头目睹了这一奇景,数几百万只蝙蝠陆续离开洞穴,飞向同一个方向——那片山顶眺望过的丰饶。从金边的监狱博物馆到马德望郊外的“杀人洞”,第一次,在这个国家,数百万这个数字不需要与血腥历史相伴,只有愉悦。...
    892 0
    By 姜春苗 2017-08-08
  • 北京夏天

    北京夏天
    1976年秋天的某日中午,大家都在午休,楼下有人憋着嗓子叫我爸“老贾!老贾!”我家住二楼,我爸去阳台答应,片刻喜形于色回到屋里,差点没原地转三圈。那天我没午睡,目睹了这一幕。后来很快知道,楼下那哥们告诉我爸:四人帮被抓起来了。从此,我的童年...
    4024 3
    By 狗子 2017-08-08
  • 哈罗!天堂兰茨胡特!永恒兰茨胡特!

    哈罗!天堂兰茨胡特!永恒兰茨胡特!
    “哈罗!哈罗!”一个面容熟悉的长发家伙高举酒杯、摇摇晃晃地迎面而来。他大喊着,随之一个花环从天而降,不偏不倚正好落到我头上,就像几年前的婚礼一样。那花环,是那天早晨他亲手编的,当时他不怀好意地说,定要找个漂亮姑娘抛出。“哈罗!天堂兰茨胡特!...
    1796 1
    By 纪尘 2017-08-07

蚂蜂窝旅行制片厂

推荐书籍

  • 环亚旅行

    穿越亚细亚漂浮的孤岛,所有的旅程都是归程。
    作者:
  • 一路向心

    一人一单车,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中尼公路、阿里南线、川藏公路、阿里北线,24个与骑行有关的故事,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选择放弃?
    作者:

推荐作者

  • 狗子

    本名贾新栩,1966年生于北京,出版有长篇小说《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》1、2,随笔集《一个寄生虫的愤怒》,《活去吧》,《散德行》。
  • 葱婶

    自由撰稿人,旅行者,曾独自游历世界各地一年,《间隔年,一个女孩在游行》作者;射手座,喜欢看书也喜欢骑摩托车。
  • 张海律

   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,战地(后)记者,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,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,音乐节玩家,电影外景地收集人;在路上就是在上班,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,抓紧深啃世界。
  • 净源

    不是旅行,只是一直在满世界换着地儿生活,亚非欧美都有过家;笃信该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,十年从事项目融资得以周游天下,一朝隐退江湖养儿育女宜室宜家,现居美国西雅图,自由职业。
  • 雷梓

    白族,资深媒体人,行踪遍及中国,惟余台湾;有些地方于我,已超越旅行概念,而成为灵魂居所;曾在东南亚诸国浪迹半年,十四次去到青海湖,并以十日徒步环湖;与爱人相伴,逆沅水、酉水漫游湘西全境。
  • 马大象

    曾从事建筑设计,目前长期旅行,写身边发生的故事。
  • 孙小兽

    野生独立写作者。
  • 春树

    作家、诗人,已出版《北京娃娃》《长达半天的欢乐》《光年之美国梦》等长篇小说,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,喜欢摇滚乐,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,现在是巴黎脑残粉。
  • 喜喜

    自由记者,神经大条、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,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,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,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。
  • 海尔森

    业余游民,现居广州。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