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西江苗寨故事二则

    西江苗寨故事二则
    时隔二十多年后,2015年夏天,我又一次来到西江苗寨,为一批远方来的新客人踩点。这座千户苗寨早已今非昔比,以前错落有致且有所区隔的自然村寨已尽连成片,过度的商业化将原住民的生活驱赶殆尽,剩下来的极少部分也被扭曲变形,除了肤浅的标签和外壳,西...
    30 0
    By 雷梓 2017-05-03
  • “我是台北的孤儿”

    “我是台北的孤儿”
    总统府门前的队伍比想象中长很多,在广场前看到很多人布置会场,一问才得知是准备下午的“孝亲节”活动,据说要上演“给父母洗脚”的戏码,又想起在台北地铁看到的鼓励民众善待女婴的广告(这和在大陆乡下随处可见的“生男生女一样好”的标语没有本质区别,广...
    130 0
    By 海尔森 2017-05-02
  • 你说,有一天世界上的边境会消失么?

    你说,有一天世界上的边境会消失么?
    经过一个夜晚的霜冻,车窗外是荒凉又白茫茫的一片,从特拉布宗坐夜车到第比利斯,汽车在严寒的天气中穿越边境线。这是一个冰冻的清晨,在彻夜的奔波后饥肠辘辘,我睡眼惺忪地站在第比利斯郊区汽车站的冷空气中,差点忘记自己又来到了一个新的国家:寒冷,疲倦...
    324 0
    By 葱婶 2017-04-27
  • 你说,跨越国界的人类并不比候鸟自由是为什么?

    你说,跨越国界的人类并不比候鸟自由是为什么?
    出租车司机像是在跟自己怄气一般,疯狂加速,穿过一片灰茫茫的城市,毫无生气的水泥钢筋、废弃的建筑工地和只剩半垣的墙垛。戴着“Magne(波斯语,一种头巾)”的妇女,涂着浓厚眼影,眼睛里散发着冰冷的目光,让我想到了“冷艳”一词。一切都笼罩在冬日...
    570 1
    By 丁海笑 2017-04-27
  • 你说,扎门乌德的美好假日是否吹走了风沙?

    你说,扎门乌德的美好假日是否吹走了风沙?
    凌晨六点,寻欢的男人们还没回来:也许仍在那些陌生女人的床上沉沉睡着,也许已在紧锣密鼓地与商贩讨价还价。我起来,在仍充溢着酒气与香水味的屋里简单洗把脸,收好睡袋,然后拉开了门——很快,我便将跨进飘扬着五星红旗的领域,回到跟蒙古同一片天空下的中...
    149 0
    By 纪尘 2017-04-27
  • 你说,跨越泰柬边界的柏威夏寺到底有什么?

    你说,跨越泰柬边界的柏威夏寺到底有什么?
    我打开手机上的谷歌地图,发现我实际上已经跨越了柬泰边界。那道看不见的边界线,大概就从我身后几米的地方穿过。但是周围的一切都静悄悄的,只有一只黄狗小跑着穿过我身后的一块牌子,上面用英语和高棉语写着:“柏威夏是我们的寺庙”。...
    284 0
    By 刘子超 2017-04-27
  • 你说,面对不会说英语的海关保持沉默么?

    你说,面对不会说英语的海关保持沉默么?
    十分钟后,我被带到一个小房子里,来了一位年轻小伙子,拿着我的护照看了半天,用一些极其有限的英语盘问我的计划和为什么我在这里,看起来是如此紧张。他问我知不知道我要找的人住在哪里,或许他们可以帮我。我沉默着摇摇头。他又问我要如何做到在不知道对方...
    414 1
    By 马大象 2017-04-27
  • 你说,国门之前做马小军算怂么?

    你说,国门之前做马小军算怂么?
    一种巨大的屈辱感。我想到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里的马小军,在公安面前一泡怂样,回家后意淫着当英雄。我的心情也和狗熊马小军一般,咬牙切齿地想着自己当时就不应该懦弱,比如和越南海关吵起来,大不了不过境,威胁要告到他们领事馆,外交部,甚至胡乱编造自己...
    363 1
    By 张海律 2017-04-27
  • 藏红花与海鲜的邂逅

    藏红花与海鲜的邂逅
    入口的米饭咸鲜中带些酸甜,茄汁的酸甜混合着藏红花的异香,饭粒湿润饱满,再配一口海虾或贻贝,又夹杂了海鲜淡淡的腥鲜。鲜香浓郁、层层叠叠的美妙滋味就这么不急不缓地盈满整个口腔,简直要融化。我想起我所热爱的夏日午后,暴雨前夹杂着土腥味的气息,闷热...
    3197 1
    By 米渔 2017-04-24
  • 伊朗警局一日游

    伊朗警局一日游
    每当我和朋友提及此事,她们总会握着我的手,说一些破财免灾之类的话安慰我,乐观的我给自己的借口是,旅行不能总是景点签到,而要生活在其中,它意味着既会有好事发生,也会有坏事发生。...
    4047 10
    By 喜喜 2017-04-21

蚂蜂窝旅行制片厂

推荐书籍

  • 环亚旅行

    穿越亚细亚漂浮的孤岛,所有的旅程都是归程。
    作者:
  • 一路向心

    一人一单车,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中尼公路、阿里南线、川藏公路、阿里北线,24个与骑行有关的故事,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选择放弃?
    作者:

推荐作者

  • 胡续冬

    江湖人称胡子,天蝎座大叔,执教于北京某大学;除教师之外,还有诗人、随笔作家、译者、厨子、山寨主持人等多种身份,但目前最常实践的身份是娃她爹。
  • 蒋方舟

    1989年生于湖北,江湖人称蒋老师,
    倚小卖老综合症患者,人生控一枚,前美少女作家,出了九本还是十本书,但以后也没打算以此为生,目前人生首要任务是不再冷漠嗤笑地旁观人世,而是积极投入火热的生活。
  • 傅真

    80后,曾任职英国某投资银行金融分析师;2011年5月与先生一道辞去工作,告别8年的英国生活,开始间隔年旅行,游历拉丁美洲和亚洲,16个月后结束旅行回国定居。
  • Janet谢怡芬

    旅游节目主持人,1980年出生于美国得州休斯敦,踏遍40多个国家;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后,被小S推荐进入演艺界,主持Discovery旅游生活频道《疯台湾》,在2011年获得金钟奖。
  • 陈广琛

    留学哈佛,伪文艺青年一枚,以学术名义常年奔波世界各地,混迹于各大博物馆中无法自拔;撰写《哈佛现代中国文学史》中“傅雷”一章,翻译史怀哲《巴赫》、克莱尔·罗伯兹《傅雷与黄宾虹》。
  • 吴苏媚

    苏州人,作家;我想要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,谈起开罗、伊斯坦布尔、大马士革,就像是前世情人一般甜美而惆怅;旅行就是生活,生活就是旅行。
  • 陈夏红

   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法学院博士,中国政法大学中欧法学院博士,专注于近现代法律人物研究,协同著名法学家江平整理其口述自传《沉浮与枯荣:八十自述》,编有《法意阑珊处:20世纪中国法律人自述》、《辛亥革命实绩史料汇编》等。
  • 王小心

    高级市场分析员,现居西雅图。
  • 李贤文

    资深教育旅行家、国际游学专家、旅行作家,摄影及平面设计狂热分子;隆德大学科学硕士、四川大学思想史硕士、早稻田大学硕士交换生;曾于成都求学,亦曾负笈瑞典与日本,而后北京工作5年,目前落脚杭州;春夏秋冬,快意淋漓;主业是与超过1000位中国学子周游世界,副业却为第二本书头痛欲裂中,著有《旅行不是一味药》(北大出版社,2012年)。
  • 肉松

    媒体从业者,巨蟹男,尤文图斯球迷,出版旅行笔记《拉丁欧洲,走过没有围墙的艺术馆》。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